Selected category

All entries of this category were displayed below.

引子。【CP:G27 叙述意义不明,视角变换。所以说这只是长篇试笔的一个引子啊喂!!!】

2010/02/06(Sat) 19:59
┗家教.扭捏

【醒目】:这是边听keren ann的歌的随笔 16分钟产物 慎入!

曲目如下

in your back
where no endings end
it's all a lie
liberty




1.
墨色的沉淀,密密麻麻的包裹着其中的白色教堂。
这是地中海特产的灌木丛,放任他肆意生长竟可以成长到如此葱郁。

绿色严实的监狱,把人心锁的喘不过气。

中心是一座白色教堂。

其实有一条小径,通向整个的心脏——Santa Maria del Fiore在午后阳光的映照下,光影碎片窸窸窣窣的洒落在粉绿白的瓷砖上。湛蓝的天际和带有典型地中海气候的夏风。
万里无云。

2.
你曾经在那里。
橘发少年细数着飞舞的白鸽。眼帘是看不穿的深邃。

白色教堂早已被藤蔓缠上,满目疮痍,深灰色的裂纹 以及不在光鲜的瓷砖。它们在癫狂的嘶吼。

物是人非花落去。
300年光影。

3.
虔诚的教徒在那里虔诚的祈祷。
镂空彩绘花玻璃上是圣母maria。随着阳光的迁移打下来的颜色也不断变换,打在清澈明亮金色的双眸上。于是虔诚者的双眸斑斓的有些陌生,底色却还是澄清耀眼的金。

他从来没有被任何事物蒙蔽双眼。
即使这全部是谎言。

4.
你是真实的。
我是真实的。
我们两个的相遇太过玄幻。
以至于这被后人称之为一场闹剧。

所以说物极必反。
真实的极致则是脆弱的不堪一击的 谎言。

橙色少年右手无名指的指环,被余夕映照得熠熠生辉。

5.
佛罗伦萨的午后阳光 钢琴 以及茶点。
金色虔诚者笃定的目光和闪耀着纯粹的指环。

6.
一束雏菊。
明晃鲜艳。
意大利随处可见的那种品种。
置放在不远处的墓碑上。
黯然失色。

7.
直到那一抹金色消逝殆尽。
又转向压抑的墨绿。

8.

安息。
il mio Giotto

9.

明亮的光。夏日。你的宿命。
我的信仰。

墓志铭:
Le mie convinzioni e con voi


一定要点“继续阅读”嗷~~
一般正常人看不懂我这杯具的脑残抽风体= =

(.. Read more)


题目: 家庭教师
博客分类: 漫画卡通

trackBack(0) | Comments(1)

Page up▲

20字入微小说

2010/01/16(Sat) 23:17
┗APH.打滚

尝试20字入得微小说。
cp:usa*uk



Adventure(冒险)
“我和你在一起简直就是个冒险”
亚瑟躲在车厢里对着对面的蓝眼睛说

Death(死亡)
他的自尊心已死,自从承认美.利.坚.合.众.国.

Crackfic(片段)
他回忆着阿尔弗雷德打领带的样子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阿尔弗雷德回到小时候,狠狠地抱紧了准备离开的亚瑟

Kinky(变态/怪癖)
“我的哥哥是个变态”
“其实你的司康饼才是变态”

First Time(第一次)
上下喘息,战栗的双肩,唇齿间的粉红,淫扉的银线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我有了你的孩子”
眉毛子小姐一语道破他两的秘密

Parody(仿效)
他试着去尝试蓝蓝路,然后爱上他

Fetish(恋物癖)
他的眼镜被他轻轻抚摸,温存

Romance(浪漫)
情人节,蓝蓝路打包送来,包裹上赫然,男人的浪漫

Tragedy(悲剧)
结果就是阿尔弗雷德当晚强迫吃下一盘司康饼。

Horror(惊栗)
梦境中,他们分道扬镳。惊醒。
现实中他们还是十指相扣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他看见了阿尔弗雷德搂着马修的腰走进了办公室

Spiritual(心灵)
他的心灵在崩溃的边缘。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我什么都没干!!!”
但你却伤害了我,各方各面

Humor(幽默)
原来那天是四月一日。
他们什么都没有干

Fluff(轻松)
亚瑟第一次那么舒心的松了口气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还是在一起,即使隔了个大西洋。
永不背离



+fin

(.. Read more)


题目: APH同人
博客分类: 小说文学

trackBack(0) | Comments(2)

Page up▲

暖冬(cp:露中)

2010/01/03(Sun) 18:00
┗APH.打滚


于是这是杯具的露西亚生日贺文?!于是晚了几天。

09.12.31
写着东西的时候正是在零九年最后一天的早自习xdddd
仅限此文给刚过生日的伊万君=v=(明明就已经过了啊喂!!)

+++++++++++++++++分界线君+++++++++++++++++++++++++++++++
暖冬
cp:露中

西伯利亚的寒流冷不丁的来骚扰一下远东的邻居。
寒风凛冽,刮得王耀脸直生疼。家门前的银杏早就被风吹的一丝不挂,哦不,还是有些残枝败叶,苦涩无奈的在风中摇摆。
就像是叶子和风欢快的跳恰恰。


“死狗熊就因为你跑来搞得我们家气温骤降十几度啊……啊……阿嚏!!!”

树下的白色狗熊,哦不,伊万·布拉金斯基同志看着一袭红色棉袄的小耀一路小跑到他面前然后华丽丽的打了个喷嚏,,结果是,给伊万同志在严冬华丽丽的洗了把脸。

围巾君它是万能的,伊万牌围巾即可保暖又可洁面,真是居室家用,出门旅行,馈赠亲友的佳品!(你够了。)

“我们家的冬将军其实还没发挥极致呢~☆到了小耀你家就活脱脱变成了冬姑娘了,整整年轻了几十岁呢~☆”
伊万他灿烂的圣母笑,伏特加的气味轻抚脸颊。其实咱家的老酒更好喝不是吗?

“阿嚏!!!”
今天真是个多风的天气。
“小耀,没事吧?别感冒了,今天降温不少怎么还穿的那么单薄(棉袄还单薄么?!)还是去我家做做吧~☆(“做”同“座”,是的我故意的=v=)”
“我去你家会有奇怪的事发生的,绝对有奇怪的事发生的阿鲁。”

“今年又要过去了,不是么?又过了多少年呢?”
伊万远眺着太阳最早照耀的彼端,眼底有看不穿的落寞。冬日的风刮乱了他的发迹,银白的,飘扬,与冬日的灰溶为一体,没有阳光照耀的惨淡。
“那么悲伤的日子我才不记得了阿鲁。”

红衣仙人倚在高大的斯拉夫人的肩上,唇齿之间流露出淡色的烟和隐约可见的粉嫩舌尖。在灰烬的冬下,成为最具诱惑力的尤物。

伊万没有动手。他在想一些飘远的过去。


“对于我们国家来说,时间这种东西的概念真是太模糊了阿鲁。”
就像昙花一现。

王耀常常没事的时候跑到历代上司的墓前,就像是老人去拜访自己的老友,扯点早就化成灰烬的陈年往事。他不责怪任何一位上司,即使他曾经把他带到一个饱受屈辱的年代,他也只是淡然的说句那是天命,上天自有定数。

所以他在遇见他的那一刻,会心一笑
【你好,伊万·布拉金斯基同志】

所以在他亲手撕掉那曾经言过不离不弃的誓言的时候,他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什么都没说。
他又能说什么呢?


背驰背驰,背道而驰。
理想和现实的发展总是相悖的。


“骗你的,我还记得阿鲁。”
熟稔的气息絮绕在他的鼻翼,白色的围巾它很温暖,带着微甜的伏特加的香味。
“我就知道小耀不会忘记的~☆”
伊万大狗熊眼底印刻着耀的身影,温暖的,如万丈青阳。

【你的存在如万丈青阳。】

低头俯身,触碰到了那一点红润,仍然有血气的样子。

“伊万……”
“恩?”
“生日快乐,伊万……”


今年的冬天,不太冷呵~


(.. Read more)


题目: APH同人
博客分类: 小说文学

trackBack(0) | Comments(4)

Page up▲

花归巡演(cp:1827)

2010/01/01(Fri) 14:28
┗家教.扭捏

这是不知道在那个角落里找到的早期同人。还是最热衷于家教的时期。
时光易逝。

花归巡演(cp:1827)
by Yield_依德


【上帝曾经在七天中创造了世界。】《圣经·创世纪》


ACT.1
恍惚的梦境,斑驳的场景。各种各样的面孔、一瞬而过,仿佛意识流的语言、太过迅速以及混乱,以至于完全不明乎所以。
“——呵呵。”很模糊。
是谁?
“——呵呵。”天真的男童声,没有一丝污染,纯净得、令人窒息。
“——呵呵——”男童的笑声越发清晰,渐渐的、没有模糊时的回音笼罩下的那种鬼魅,反而温暖的、沁入人心。
是谁?熟悉却又把握不住真实。
“——呵呵、云雀学长,早上好...”一张与温暖的声线相符的、甜美的笑容,穿过丛丛迷雾、照亮了他的世界。。

哈、哈、哈。
大口的呼气,那个人笑容,久驱不散。
“——啊、草食动物、么?”手自觉的揉揉胀的发疼的脑袋。
“清醒了么、恭先生?”门外传来草壁关切的询问,毕竟是彻夜的酗酒,这么反常的行为发生在恭先生身上、怎么说身为他的随从也要密切关注一下啊。
“恭、先生?”不想回答。不想回答任何话语。安、静。
“嗒、嗒、嗒....”脚步声远去、深知恭先生的性格,草壁悻悻的离开。


过了一天了、么?
起身,如每天的流水线工程般穿上西服。
顺手、将照片按下去。看不到照片上的人儿。
于是逆光、看不太清那个人的表情。


于是每个人都是漆黑的一身。于是每个人都是满脸哀伤。
“。。一个二个都这样、全是草食动物。” 看不顺眼,撇下这句话,云雀恭弥离开了基地。
于是他又缺席了、守护者们的会议。
“。。那家伙、、、在十代目死后还这么的、、无所谓么!!!”狱寺终于忍到了极限,身后的山本抱着即将暴走的狱寺。
“。。狱寺。。你。。”山本感到一滴滴湿润的液体、滑过自己的手臂,微微的皱起眉头。
又何尝不是呢?在座的每位守护者。
强忍着所谓的悲伤、勉强开着所谓的善后会议。
拉尔宣布着最后的结束语,终于解脱了。
不想面对、那个可爱的首领的死亡。是每个守护者的小小祈望、吧?
拉尔这样想着。
是每个人的祈望,那个人也是。


出来外面,空气也就清新了啊。湿润的空气,浮躁的、不安定的。
云雀恭弥这样的反常的,贪婪的呼吸。想要寻找草食动物的丝毫气息。
却寻找不到。一点也、找不到了。

乌云聚拢来,密密麻麻的,把某人的心也封得密密的。
一点一滴、雨水滑过脸颊。
看不清他的眼神,湿润的头发掩住了一切。

ACT.2
连续两天的酗酒。头痛早就习以为常。
身体适应了酒精、也适应了麻痹。
却怎么也适应不了他已离开的事实。


5天前——
“真的要这么决定么、泽田纲吉?”正一询问着,透露出一丝担心与犹豫。
“恩!”坚定的回答、还带着有犹如天使般的微笑,“你也同意这样吧、云雀前辈?”转向一侧、望着站在天台边上的云雀。
“——”没有回答便是最好的回答。
“。。是这样啊、^-^,那么都同意了~诶、入江君,有什么问题么?”观察到正一还有些的不放心,继续询问道。
“不告诉其他守护者们、真的好么这样?也许这样他们会有些接受不了啊!”
“他们会明白的。也会接受的。我和他们生活了十年之久,所经历的那么多风风雨雨,难道他们还闯不过这一关么?我相信着他们会了解!!!因为我们不是同伴么?云雀前辈?”褪去当年的稚气,握紧拳头、信誓旦旦地说着这番话时,还转过头询问着云雀。甜甜的笑着,就像刚喝了Campari(*注1)一般。
咽下一口Brunello di Montalcino的Sangiovese(*注2)、清润的口感,同时也不发表意见。
“。。好吧、那我就告辞了。”正一走时还很顺心的关好房门。
他知道这两人的心境。
他是知道的。

“这样就剩下我们两个了呢。。”淡淡的说着。没有任何回应的声音,在外人看来还以为是自言自语。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云雀恭弥从来不屑去回答草食动物的提问。
根本不会回答呢。
“。。原来是这样、呢。”脸上的表情在笑,可是眼神、就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无辜的包含着泪水。
“——为什么、”打破宁静。云雀面无表情的说着。
“恩?”有些奇怪、从来云雀前辈就不会搭理人的。。。
“为什么?!你要这样子...你、值得么?!!”云雀转向纲吉,从来没有过的、怒气直冲大脑。
“诶?!”这几乎是咆哮的话语,让纲吉有些措手不及。抬着头,望着正向自己走来的云雀
云雀恭弥上前一把抱住了泽田纲吉。
紧紧的、连纲吉都感到有些生疼。
“十年了、你还是那么瘦小。”下颚顶着纲吉的头,低声诉说。声线有些颤动。
“。。。云雀前辈总是横向比较,这十年来我个子可是长高了的啊,体重。。也增加了。。呢。。。”在他的怀里低声抽泣。强忍着的泪水、终于在这一刻,夺眶而出。

云雀摸摸纲吉的头,柔软的发丝滑过指尖,犹如在锦娟上滑过似的。

没有人说话,他们静静的享受着这一刻,最后的温柔,与、爱意。
其实还有些许的抽泣声。

“你。。能留下来么。。今天晚上。。。”纲吉抓住云雀的衣襟,小小的手在颤抖着。连语句都有些、断断续续的。
他怕被拒绝,尤其是是自己所爱之人。其实每个人都是这样子的吧?
“草食动物你那么的、害怕我么?”微微低下头,望着怀里噙着泪水的纲吉。眼中有着什么东西、明亮了又黯淡了。
“云雀前辈、你能不能叫我,纲吉。。呢?”所谓最后的愿望吧。
“那你为什么,不叫我‘恭弥’呢?”云雀还饶有兴趣的反问道,眼神恢复了光亮,反而还有些欣喜、的感觉吧?
“。。我。。我。。可以么、不会。。生气么?”但确的小兔子在怀中噗通乱窜,是不是抬起头、瞟瞟头顶的黑猫(好吧于是把云雀san比作黑猫不合适的话就来pia我吧~~咱很耐打的说。。众:你够了。)
黑猫用自己的视线回答了兔子的问题。还挑了挑眉。
“。。kyo、、kyo、ya,恭弥、恭弥。恭弥!”兔子抓着云雀的衣襟的手、越发用力。眼睛也闭成一条线,眉毛很苦恼的皱成一团,而脸上的红晕也毫不隐蔽的、爬上双颊。
“这样害羞的你、越来越想咬杀你了,纲吉”云雀俯下身子,双唇包裹了娇嫩的樱桃小唇。
静静地、享受着。双方皆是。
舌尖都是互相探求着、索取着。贪婪的吮吸着。

今宵尽在缠绵。身体的交错与纠缠。

月色如空。一缕清柔的月光透过窗子,洒在了窗台上,窗台宛若镀了银,华丽的、拉开了序幕,亦或者是、终幕。
他不知道、亦或是他知道,也只是徒劳的。
他强大的足以消灭一个战队,但他却无法保护他,唯一的他。
孤高的浮云,始终是一个人。
云雀恭弥,始终是一个人。


“。。。。”
没人看得清他的口型。
于是仅仅是三天而已。

ACT.3.
“唔。。”阳光太过刺眼,云雀恭弥下意识的挡了挡双眼。继而拉上床边的窗帘。
连续的酗酒让他变得更加消瘦,原本明亮的双眼深陷眼眶、没有一丝光亮可言。皮肤是病态的惨白。
摇摇晃晃的走到书桌前,几天没打扫过,相框上结了薄薄的灰尘。
相框还是倒放的。看不见任何事物。
回过头看看最不想面对的日历,因为是不得不面对的——
——第五日。

——“云雀前辈、啊不,恭弥。”
——“五天后,你能去趟并盛中么?你知道的、那个地方。。”
——“我知道、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有什么意义。。但、有东西,要交给你呢。。”
——“希望、你能去。。呢。。”

那天早晨、他离开时的话语。
模糊的、飘渺的,仿佛不存在一般。
却深深嵌入的他的心。
“。。我怎么会、不去?!。。笨蛋兔子。。”摸着最熟悉的相框,手有些许的、颤抖。

起身、离开书桌,相框上残留的灰尘少了几块。
还有残留的、水印。


并盛中——
他怎么会不知道,那个熟悉的教室,那个熟悉的身影,那个熟悉的面孔。
十年前,他只是个事不关己的孤高的浮云。
十年前,他只是个废柴到极点的冒失兔子。

但是他们相遇了——
“草食动物、你迟到了。”今天很幸运的碰到风纪委员检查学生风纪,十分幸运的、泽田纲吉和云雀恭弥的打了个照面,而且是纲吉方迟到。
“咿!!!”兔子很冒失的冒了句惊吓而至的不明语言。
“什么、你有甚么不满的么?咬杀。”习惯性的拿出拐子,抵上了兔子的细细脖子。
“诶、云雀学长,没。。没有。。不满的地方啊。。T T”此时的兔子简直是欲哭无泪。
“哦?”眉毛向上挑了挑,摆明了不相信纲吉。
“真的、、没、有啊。。。”于是怎么也说不清了,自己怕云雀学长,当然说话会结巴啊!!
“恩?撒谎。咬杀。”兔子脖子被逼的更紧了。
于是这天早晨就这样的、浪费了。

最初的相遇,两条平行线阴错阳差的,相交了。

还是那个熟悉的位置,只是物是人非罢了。
【流光总是被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湿冷的空气包裹着自己,察觉到异样的云雀拿出了浮萍拐,直觉的向后发动防御。
“kufufu。。。”典型的笑声让他第一时间想到那个在十年前让自己饱受屈辱的那个人。
“啊、好久不见,小麻雀。”齐腰的长发简单的束成一束,奇怪的头型走到路上随便都可以让任何一个路人回过头看个几分钟,一身长袍皮衣,纠结于制服情结还是没有改变。
该说怀念还是讨厌,其实两者都有吧。
“。。骸。。”不想去回应他,他回来也应该是纲吉的原因吧。
“两年没有见面呢,看样子不算太好呢,小麻雀。。”脸上还挂着那欠扁的笑容,还是说、那也算个特点?!
“。。你说呢?”回应了一记拐子,但是还是被挡下了。

“。。其实我是知道的。。彭哥列的事。。。”所谓的叙旧、也就是双方开打而已。于是叙旧结束,骸率先开口。
“。。。”站在较远处,他不想听到任何关于他的事,尤其是从讨厌的人口中说出的。

“。。彭哥列给库洛姆了一封口信,说是今天带着它来到这里。”说罢、骸拿出了一束奇异的混搭花束,随意的放在那个人的课桌上。
“还是那么奇怪的搭配啊、”看着绽放得如此繁盛的菊花、和含羞待放的淡白色玫瑰,想笑却又笑不出来。
苦涩的、感觉 涌上心头,和甜美的花束形成鲜明对比。
“如果是你的话,也好吧。 我 放弃了。(*注3)”六道骸吐出这意义不明的话语,化作令人生厌的白湿气体、离开了那人的视线。但对于他、这句话 可是彼此心知肚明的 悲剧。

他不喜欢花,因为徒有华丽的外表、内在却一碰即碎。软弱无能的表现,只能用美丽的外表来伪装。
所以他讨厌。他讨厌所有的弱者。【正因软弱、草食动物才聚群,以此来伪装自己很强大】

他更讨厌花语。简简单单的一种植物而已,正因为人们的妄想、凭空的意义附加在花上。【麻烦】

但这次 他不得不面对 所谓的【麻烦】
正因为是他给的东西,正因为这是他最爱的形式。
正因为他爱他。

【洛丽玛丝玫瑰:死的怀念
麦杆菊:永恒的记忆、刻画在心】

温润的液体打在洛丽玛丝玫瑰的花瓣上,夕晖洒在他和花束身上。
背过身 被拉长的背影显得高大 却又那么落寞。
【さようなら、ツナ】
仿佛玻璃切利的油画 为这一切铭刻上了 永恒

ACT.4

七日终结。

他不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他甚至从未沾染宗教这一神奇的领域。
对于他来说,不能用【神奇】二字来形容吧。而是【无趣】和【愚昧】

就是这么个我行我素的人、竟然翻起了尘封已久的《圣经》
也是那个人的期望啊、正因为他是虔诚的基督教徒。

那个人、就这样改变了他。简单的、一点一滴,侵入他的内心。

挥之不去。


第七日。
是那个人的葬礼。

守护者全部回到总部举办葬礼,云雀恭弥依旧缺席。
没有过多的言语,一切都在沉默中、缓慢推进着。

深夜——
他终于来到那个人的所在的地方 一个小小朴实的教堂。

木凳前方 白百合做的一个摇篮似的床中,一个婴孩依偎在花丛中,甜甜的 沉睡
不是婴孩 而是 那个人

“。。。。纲吉。。”手持红色花束的云雀,走到纲吉面前。
于是似乎刘海太长、看不见他的表情。

“。。。对不起、我来晚了。。”手上的花束微微有些颤动。
“。。对不起、呢。。”俯下身、抚摸着那个人的脸,温柔的仿佛不像云雀恭弥。‘这也是被他所改变的吧'云雀这样想着想着,不自觉间、温润的唇在那人额上落下。
熟悉的气味,却是冰凉的触感。不对、是寒冷的。
云雀恭弥仿佛置身于冰窖一般、贯穿全身的 寒冷 与绝望。

他的天空、从此黯淡与褪色。没有天空的云彩,就这样无助的 飘散在不存在的空中
【爱してる】
【我 爱 你】


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星星点点的洒落在花丛中少年身上。
脸上挂着与之前相同的微笑。

哒。 哒。 哒。
脚步声愈见远去,隐约的看清纯黑色的背影,和月夜融合、却又异于暗夜

橙发少年平躺在花丛中,周围白色的百合与教堂相辉映,显得庄重而又纯净。
打破这一圣洁的 是少年手中的 曼珠华沙
仿佛如血渗染般、娇艳与绝望。

仿佛有水痕滑过橙发少年的脸庞。

【ありがとう、雲雀さん】

天边的一颗星辰 闪耀着橙色的 暖光。

+fin


后记:
于是咱是第一次写文发到网上啊>m<于是写的不好大家砖头番茄土豆鸡蛋、、、反正能扔的都给我扔过来吧=v=

于是咱对不起hibari 桑~于是感觉写崩了的说 于是吾辈就磕头向您道歉m(_ _)m 于是您来咬杀我吧~(众:谁咬杀你啊!!)
于是兔子被我少女化了,于是咱只是很想写悲文啊 于是兔子就写升天了。 于是咱很对不起原作和不喜欢兔子升天的吧友们 于是咱真诚的再道歉m(_ _)m

于是咱写了4000多的字呢~于是都要到5000呢~于是咱从来就没写过那么长的呢~于是咱真的写了那么多呢~
(于是你够了!!!)

于是为啥要取这么个名字呢?于是咱也不是很清楚啦(喂你取得怎么会不清楚?!)
好吧、主要是咱有段时间很萌《花归葬》啦、于是乃们玩过没?虽然有时画风很纠结、但是是难得的虐心の作、建议去玩一下哈=v=

好吧对于咱是new hands(够了再说下去妈妈会哭的!!)写的差就 随意的批咱吧~~

好吧咱在这后记中真的很抽风。。

于是最后吐出一句:终于产出来了啊=v=


注解:
注1&注2:都是一种葡萄酒啦、于是都是意呆家的
前面的是一种开胃酒 很甜又不涩喉、是很清润的一款。
后面的那一款是带有点果香的 但比之前的要浓郁的多,也很好喝的说(众:喂你到底喝过没啊!!某Y:其实咱还是偷偷喝我老妈的=v=)
注3:这里本来想设定为隐6918的,结果我的节操的纠结下终于转向6927=v=(于是咱还有节操么?!于是这个解释没啥意义啊。。)


(.. Read more)


题目: 家庭教师Reborn同人
博客分类: 小说文学

trackBack(0) | Comments(3)

Page up▲

Designed by mi104c.
Copyright © 2018 【陌上花開】, all rights reserved.
Calendar
10 | 2018/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Page up▲